笔下文学 > 大秦:开局奉命侍绝美太后 > 78章那避子汤以后不要再喝了

78章那避子汤以后不要再喝了






  这少女来自齐国,本是公卿之女,自幼饱读诗书。
  自从跟了嫪毐后,倒也忠贞,此后便一直服侍嫪毐一人。
  在这腌臜之地,当算得上出淤泥而不染。
  原身身为掩日,身份需要严格保密,自然不能替她赎身,便一直养在聚贤楼。
  一个出淤泥而不染,或许就是嫪毐愿意为其赎身的原因所在。
  不论如何,自己就是嫪毐,虽然之前情人无数,但只有这一个女子是对他忠贞不渝的。
  嫪毐看着少女恬静的睡颜,眉眼弯弯,长长的眼睫毛看起来很好看。
  琼鼻娇俏,薄唇粉嫩,配上美人标配的冰肌雪肤,让她显得极为美丽。
  只是那眉宇间即便睡梦中依旧微微蹙起,似有淡淡的哀愁,积郁不散。
  嫪毐走至床边,掀开薄纱幔帐之后,轻轻在床边坐下。
  十来天不见,这说不上应该称为少女还是少妇的女子,明显清减了许多。
  嫪毐望着那细腻雪白的脸颊,忍不住把手放在了上面。
  光滑如玉的肌肤,幼嫩水润,柔软微凉,好似婴儿的一般。
  似是感受到了熟悉的抚摸,紫鸢舒服的轻轻嘤咛一声,便伸手抓住了嫪毐的手。
  却是并未将之挪开,反而是小脸像小猫咪般在嫪毐的大手中蹭了蹭。
  娇嫩水润的薄薄粉唇,也微微扬起一抹甜甜的笑意。
  嫪毐见之,瞬间心动不已。
  既然已经决定了摆脱寺人的身份,他便也没有了太多顾忌。
  细细算来,这美少女已经旷有月余,也该好好安抚一下。
  似乎睡梦中被情郎宠溺,会给女孩子一种更奇妙的感受,她会觉得你更爱她。
  ......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不知不觉,一下午就这么过去。
  傍晚时分,二人共浴罢,紫鸢细心的伺候嫪毐更衣梳头。
  出浴后少女,只简单的披着一层薄纱睡裙,三千青丝湿漉漉的,随意的披散在玉背上。
  看起来似清水芙蓉一般,清纯可人。
  那雪似的白嫩俏脸上,玉颜娇艳,肌肤白里透粉,看起来如桃花一般娇艳。
  似乎被嫪毐盯着有些不自在。
  紫鸢心中娇羞无限,水意涟涟的美眸轻颤了一下,嗔道:“都一下午了,夫君还没看够吗?”
  她的声音娇软苏媚,此刻自有一股风流气质。
  称呼嫪毐,她还是最喜欢的称呼还是夫君。
  嫪毐轻笑一声,依旧望着眼前这撩人的少女。
  她的眉眼间满是疲惫,但面上荣光熠熠,似乎整个人都光鲜亮丽了几分。
  他轻轻拉起她的手,随后放在身上提醒道:“关于这儿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你我都要死。”
  紫鸢本是一脸的娇羞媚态,闻言也忍不住紧张的紧握住了小手。
  随后一脸认真的看着嫪毐道:“夫君放心,紫鸢宁死不会说的。”
  她向来冰雪聪明,虽然不知具体何事,但也知道事关重大。
  不说别的,但是祸乱宫闱的罪名,就足以让他万劫不复了。
  见她一脸紧张的样子,颇有几分可爱。
  嫪毐轻笑一声,将她娇软窈窕的身子轻轻抱在怀中,柔声道:“你也不必担心,我自有分寸。”
  “而且,要不了多久,我就不必再假装寺人了,到时候,就可以光明正大的迎你入府了。”
  紫鸢微微愣了一下,随即眸光一亮,一脸惊喜望着嫪毐道:“真的吗?”
  嫪毐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在她额头轻吻了下,声音柔和:“嗯,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你也累坏了,好好休息一下。”
  紫鸢闻言,虽心有不舍,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从嫪毐怀中站好。
  嫪毐微微一笑,随即转身向外走去。
  待自卧室穿过珠帘和屏风,来到客厅,忽然脚步一顿,淡淡道:“那避子汤,以后不要再喝了。”
  说完,便不再停留,转身走了出去。
  而紫鸢却是微微怔了一下,旋即望着嫪毐离去的方向,泪如雨下
  出了嫪府后,嫪毐匆匆赶往春风阁。
  他本与卫尉竭、郎中曾锐和元肆还有王齐他们约好了的。
  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
  耽搁了一下午,向来几人已经步入正题。
  待到了春风阁后,果然几人已经喝的醉醺醺的。
  曾锐还好,似乎有些放不开,只与王齐在那喝酒,有美人依偎添酒,虽然没做什么,倒也自在。
  而卫尉竭和元肆他们倒是原形毕露,早已不管不顾,一人搂了两个在那里狗啃。
  好在这是雅间,倒也不虞被人瞧见。
  见到嫪毐进来,不待别人说话,正在一位美人脸上忙活的元肆立马跳了起来。
  粗着嗓门儿吼大叫道:“啊呀,嫪兄,你怎么才来啊?”
  “我们还等着你结账呢!”
  此言一出,众人自是哄笑,连那些美人们都齐齐娇笑出声。
  嫪毐笑骂道:“滚!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
  老子说宴请,哪次不是地点你随便挑,好吃的好玩的随便你消遣?何时让你掏过钱吗?”
  王齐笑着附和道:“老元啊,嫪兄这话可没说错。
  咱们兄弟几个,哪次不是你吃得最多,喝的最多,玩的也最痛快。”
  张竭一笑满嘴酒气,看着元肆笑道:“说的对,就你扣扣索索的。”
  张竭和柳信见到嫪毐,自然也放心了手中的事情,重新落座。
  众人见礼罢,便听卫尉竭亲自为嫪毐斟了一杯酒,笑呵呵地道:
  “嫪兄弟把我等越来此处,自己却不知去哪潇洒去了。”
  “迟到了半日,可得罚酒十杯才行。”
  嫪毐微微一笑道:“临时有事耽搁了,是兄弟的不对。”
  说着端起酒杯道:“来,我先敬诸位一杯。”
  ......
  因为卫尉竭等人早就喝的差不多了,所以嫪毐并未在春风阁久待。
  待天色大黑之后,便与曾锐一起送醉醺醺的几人回家。
  元肆和王齐等人住在相府前院,嫪毐他们回到住处后,便径直向着中央的一处阁楼走去。
  吕不韦的书房相当恢弘,嫪毐让人通禀后,不一会儿,便见郑义挺着笔直的腰板走了过来。
  见到嫪毐后,郑义并未有寒暄之意,只冷着脸道:“内寺长大人,相邦有请。”
  嫪毐漠然点头,随即便率先走了进去。


 (http://www.bxwx999.com/novel/tUndU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