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元芳? > 第两百九十六章 颠覆?

第两百九十六章 颠覆?


    “去,看看这个泡椒凤爪的毒是什么效果。”左舟推了一把严谨和江小鱼。

    前者愣了一瞬,有什么想要问出口却一时间又觉得没有面子。旁边江小鱼小声解释,“如果这个铁面乌手的毒是致命的,那说明移花宫与子虞合作了。如果仅仅是昏迷之类的效果,那说明他们的目标还是我。”

    严谨恍然,但紧接着又疑惑道:“那你这么兴奋做什么?”

    “能不兴奋吗,咱们这位李将军小心眼着呢,要是坐实了移花宫跟子虞有勾结,他肯定要报复啊!到时候我这仇啊,也就算报了。”江小鱼笑的贼痞。

    严谨也懂了,接着也学江小鱼笑,“那我们要不要直接将这毒定义成剧毒?不,这就是剧毒!”

    江小鱼一巴掌糊他后脑勺上,“别做多余的事情,到时候出了问题你可别怪我推你出去背锅。”

    严谨揉了揉头皮,还是有些不解,“你说这若是都毒死了,还怎么看你和花无缺兄弟相残啊!”

    江小鱼瞥了这货一眼,有点嫌弃,“亏你还是跟万春流学过医术的,该不会光学毒没学医吧?常年玩毒的人对于大部分毒素都有抗药性了,别人可能几个呼吸的时间就死了,我们却可以挺上一刻钟,甚至还有可能自救,这就是差别。”

    严谨闻言也反应了过来,“唉?那这么说的话,花无缺岂不是就在周围?”

    “……”

    江小鱼必须承认,这回你终于聪明了一回,这一点他刚刚还真没有想到。

    左舟也没有想到,毕竟花无缺和江小鱼的问题跟他说到底没有什么关系,这事不关己的事情就容易忽略。

    他现在想的事情就一个,早结束任务早回帝都完婚,对,就是这样!

    也别说随便立flag的事情,这算吗?根本不算,毕竟大势在我,整个江南道的军队此时虽然不知道子虞有假,但青萍要收回兵权的事情却是多数都清楚了,也很支持。那子虞又不是什么地榜高手,根本就没有力挽狂澜的可能。他实在看不出这一趟任务有什么危险的,既然连危险都没有,那就算身上插满了旗帜,最后结果也一定是好的。

    “杨将军,子虞勾结江湖匪类‘泡椒凤爪’意图谋害公主,铁证如山!马上飞鸽传书回帝都,请朝廷下发海捕文书,要求江南道各处驻军协助缉拿!”

    杨排风脸皮肉眼可见的跳了跳,这怎么就铁证如山了?还有人家那叫铁面乌……算了,你说了算。

    哗啦啦啦的翅膀扇动声,一堆信鸽飞上了天。左舟脸色平静,心中却是松了口气,青萍非要异想天开的搞什么阵前比武手刃仇人,还口口声声杀人诛心。只是他怎么会放心让她去跟人家拼命呢,如今好了,敌人竟然搞偷袭,他正愁呢,这不巧了嘛就送上门让他有理由直接将子虞按死!

    嗯,话说严谨和小鱼儿应该知道该怎么做吧,直接将毒药定义成剧毒就完事了……

    ……

    “那些偷袭公主队伍的江湖人士,是你们的人?”花无缺脸色有点难看的问道。

    江玉郎有点尴尬但却很果断的摇头,“花兄莫要误会,我们江家行事光明正大,绝不会做这种肮脏的勾当。”

    花无缺没说信不信,只是望着远处的驿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江玉郎有点烦闷,朝后面江玉燕使了个眼色。江玉燕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你们两个想要策划什么就自己策划呗,老让我掺合什么,难道我长得像坏人?

    江玉燕也跟来了,她自己倒是不想,可问题是,江玉郎跟着花无缺一走,江别鹤就更不着家了。这对她本来是好事,不用再装什么小绵羊了,一心一意练功就完了。可江别鹤却说什么担心她一个弱女子在家会有危险,要求江玉郎将她也带上。

    其实江玉燕太清楚江别鹤的尿性了,无非是又想将她送给花无缺了!

    江玉燕很气,当初云来阁老鸨要将她卖掉都没有这么气,你是我爹诶,又不是吃不起饭需要卖女儿活命,你特么这是拐卖人口知道吗?

    不过江玉燕对于表情管理那是非常精通,看到江玉郎的眼色微笑上前,“我们江家最是敬重李将军,如何会做这种事呢?”

    “这么说,江家跟李元芳的交情不错喽?”花无缺突然之间如此说道。

    江玉燕一愣,本能的觉得这话不能随便回答,江玉郎却是笑道:“之前李将军与公主曾在江家暂住,也曾一同对抗过敌人,算是同生共死的袍泽了。”

    花无缺笑道:“如此就由江公子出面吧,我们混进队伍一起行走,我找机会杀了江小鱼便是。”

    江家兄妹顿时愣住了,这跟他们想的好像不太一样,难道不是要正八经的比武吗?怎么暗杀也可以?

    江玉燕讪笑一声道:“花公子打算怎么混进去呢?恕玉燕直言,花公子的气质实在有些耀眼了。”

    花无缺不在意的摇摇头,“换身小厮的衣服也就是了。”

    江玉燕不说话了,江玉郎略微沉思便也同意了这件事,其实他最担心的还是花无缺与江小鱼两人因为知道彼此身份而不再相杀。如果能有一种方法让他们无法相认那真是再好不过,只是没有想到这事却是由花无缺提出来的。

    “花公子这个主意妙啊,不过光换一件衣服不行,还得简单的易容。”

    花无缺满意的点头笑道:“我在移花宫里并没有学习过易容之法,倒是有劳江公子费心了。”

    “花公子放心,江某在江湖上还是有些朋友的,易容小道不在话下。玉燕,替我招待好花公子,我去去就回。”

    江玉郎这就走了,留下江玉燕有点感觉不妙,转头间与花无缺对视,那眼神有些……玄妙?

    “花公子为何这样看着玉燕?可是玉燕太丑,入不得花公子的眼?”

    “恰恰相反,江小姐是我最欣赏的江家人,当你父有意将小姐送给我的时候,我还挺开心的。”

    “……”

    花无缺的话让江玉燕一瞬间对他有了个重新的认识,看看早就不见了的江玉郎,“花公子是有意支开我哥哥?”

    “不算是有意支开,我也确实要混入李元芳的队伍,想要看看这个江小鱼到底怎么回事,只是没有想到江玉郎有点太积极了。”花无缺说话若有深意。

    “看来花公子对于自己的任务充满了疑惑,那为何要与玉燕说呢?”

    花无缺伸出手轻轻挑起江玉燕精巧的下巴,“江别鹤既然将你送给我,那以后你自然是我的女人,我可不想让你像如今这般与他们面和心不和。”

    江玉燕懂了,从这熟练的动作上,她大致明白这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在云来阁那么长时间,她大致明白世上有一种人叫做衣冠禽兽,不管外表多么华丽,言语谈吐多么有内涵,身份多么高贵,可品性其实与学识之类的东西并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江别鹤是这种人,江玉郎是这种人,现在,这移花宫的少宫主也是这种人!

    ‘我江玉燕命苦啊,遇到的都是……还是李将军好,只可惜有缘无分!’

    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法对付,江玉燕妩媚的笑了笑,“移花宫是女人的门派,花公子身边各色牡丹竞相盛开,玉燕蒲柳之姿哪里有资格与公子面和心不和呢?”

    “玉燕这话就有些妄自菲薄了,我移花宫中论姿色出众可少有能与玉燕相比之人,嗯,前些日子倒是见到一个,只可惜那女子却没有玉燕这般纯真可爱。”

    就像是渣男渣女说开了,花无缺这称呼都变了。‘玉燕’‘玉燕’的叫着让江玉燕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光称呼变了,手还慢慢探向江玉燕的后腰。

    “花公子不是好奇江小鱼为什么是你的任务吗?”

    江玉燕一句话让花无缺动作顿了顿,“你知道?”

    江玉燕将花无缺的手按下去,“你移花宫的两位公主如何想法玉燕不得而知,可我大致明白花公子与江小鱼之间的关系,毕竟,你们……太像了。”

    “太像?”

    “如果两个人,年龄相同、相貌相同,又在经历上有某些牵连,那么他们大概率就是兄弟姐妹。这是很简单的道理,不是吗?”

    “兄弟?”

    “这一点,就需要花公子自己去探索了。”

    江玉燕说着转头望向门外,果然没多久江玉郎就回来了,带着一些易容用的东西。

    两人谁都没有表现出什么,江玉郎甚至还恨铁不成钢的瞪了江玉燕一眼,没用的女人,这么长的时间竟然都没有跟花无缺发生关系,废物!

    江玉燕:“……”

    傍晚时分,江玉郎哈哈笑着进入了驿站,左舟也哈哈笑着将他们接了进来。

    一个时辰后,左舟一脸阴沉的拉着江小鱼嘀咕。

    “问题有点大了,我原本以为花无缺会送上战书,以挑战的形式在达成目的。却没有想到他会用易容的方式。这问题就很大啊!”

    江小鱼惊奇,“我只是看出那小厮是易容的,你怎么知道他是花无缺?”

    “江玉燕告诉我的。”

    “你们啥时候关系这么好?”

    “要你管!”

 (http://www.bxwx999.com/novel/rmkqP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