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师父开始的影视诸天之旅 > 第二百四十三章懵了的南田洋子

第二百四十三章懵了的南田洋子


    “你是说大姐就是因为那个叫肖途的家伙才得离开上沪的?”

    带着愤怒的声音一时间充斥在了明公馆的大厅餐桌上。

    听着明楼的陈述,明台没想到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

    自己的大姐竟然都不得不背井离乡了。

    “肖途”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毕竟他们华北锄奸队里可是有着一份内部的锄奸名单的。

    大汉奸“肖途”自然是在这个上面的,与之并列的还没有死的也就“周佛海”、“李士群”、“丁默邨”这几个有名的大汉奸了。

    听说他们华北锄奸总队也采取过好几次刺杀方案,但每次都是失败告终。

    所以如今听到这样一个大汉奸和自己家里的明氏有过节,明台的第一个想法便是弄死“肖途”这个大汉奸。

    毕竟如今的他已经有着中校军衔了,影狼杀不掉的人不代表他毒蝎杀不掉。

    抱着这样的想法,明台已经做好准备向上级请求刺杀“肖途”的任务了。

    多次任务的成功终究还是明台有些浮躁了,毕竟能在一个任务干掉两个陆军少将这样的成就可是少有的。

    不过也对,不年轻气盛又怎么叫年轻人呢?

    即便波兰之鹰那一次任务明台便被王天风教育过,一次任务的成功永远都不是一个人的功劳。

    永远都是一个组织中无数的人用努力乃至于生命换来的成功,但此时的明台还是选择遗忘这一个点。

    他也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即便前期准备了这么多,但他这个执行人也确实是最重要的一环。

    同时他的素养也可以说不差,故而他也会感受到来自上级特殊的“关爱”。

    当然心中想法很多,不过明台此时还是表现着自己的紧张和不理解,他还想试一试自己的大哥。

    所以他用一种质问的语气说道。

    “大哥,你不是和肖途那个家伙是师兄弟吗?你们如今不都在为东瀛人做事吗?怎么他反而来对付起我们明家了。”

    “现在大姐都得被人赶出上沪了,你这个南京政府的高官看来也没什么用处啊。”

    “大哥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啊!”

    而听到明台这样的试探,明楼心中自然门清,不过他还是不能明说。

    对于明台如今的事业,明楼作为华北情报处驻上沪总负责人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甚至他还知道明台之所以能被如此看重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被王天风加在了死间计划中。

    虽然不知道计划的内容,但明楼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算是彻底陷阱去了。

    他也不是没有请求过“肖途”让明台能离开军统,可“肖途”给出的回答却比王天风那一句“你的兄弟就不可以死?”更加让明楼绝望。

    “肖途”只说了一句,

    “你觉得你能让知道真相并有了能力的明台坐视如今这一切的发生吗?”

    这一句话十分清楚地让明楼你明白,除了他不能坐视这一场战争以外,明台乃至于自己的大姐明镜都同样做不到这一点。

    如今神州大地发生的事一直都是每一个神州人心中挂恋着的。

    他可以因为这一份挂恋而舍弃可能唾手可得的安逸生活,明台为什么就要舍不得?

    所以明楼也就认了,唯一让他宽慰的就是让明台去出生入死的那个人不是他,同时这也是他不安的地方。

    即便“肖途”保证不会让明台做炮灰,可是明楼还是不愿意完全相信这一句话。

    毕竟“死间计划”的具体内容不仅是他不知道,“肖途”应该也不知道。

    这一个计划是“王天风”反复向戴春峰直接反应的,最后该得到戴春峰点头的一个筹备已久的计划。

    当这个计划真正展开之时,“肖途”拿什么去保证?

    只不过如今的明楼还是没有想到如何去解救自己这个“一无所知”的弟弟而已。

    当然该演出来的东西,明楼还是要演出来的,毕竟即便明镜要去往那个地方,但他还是不想让明镜了解得太多。

    这可是他特别向胡峰请求的机会,一直让自己的大姐这样弄下去,实在是太危险了。

    说起来如今这个胡峰倒也是个新人物,以前他都是和第二号联系的,如今却要他和胡峰对接,而最有意思的是他对这个胡峰真就一无所知。

    只知道他也在上沪而已,不像原先的第二号那样知根知底。

    不过他还是相信党的判断的。

    只希望这一次明镜能安安心心在那待着吧!

    至于明台的试探,他自然得表现出自己大哥威严,他直接地说道。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傻愣愣地被人带去了一个新的地方,派人去帮你吧!你还不乐意,说要独立。”

    “学习了一会就又跑回了上沪,真就以为学到点东西就可以目空一切了。”

    “要知道有些事不是那么简单的。”

    “你要是想教训我,估计你还差点资格,等什么时候你再提升一些,能到我如今的这个级别,你再来教训我吧!”

    “记住了!你大哥永远是你大哥!”

    而这样的一段话,落入本就怀疑的明台耳中自然让他知道了不少东西。

    而一旁的明镜可不知道明楼这些话语中隐含的意思,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这个弟弟是不是当官当久了,说话都阴阳怪气地。

    不过她也没在意这些了,她去延安学习其实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明台。

    虽然这算是她难得乃至于梦想的机会,因为她是真想在一个对的地方为这个国家做出真正的贡献。

    特别是如今她明氏的工厂线被叫停之后,本来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先去港岛见了明台再走,可没想到这个明台这个时候回来了。

    这也算是让她如愿了,或许再见到这个弟弟估计得要一段时间了。

    而看着明楼摆出的那副样子,明镜还是对着明楼说道。

    “你凭什么教训明台?明台不也是关心我吗?港大不想上了就不上了呗!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听着明镜的话,明楼还是按着往常的习惯说道。

    “大姐你就惯着他吧!”

    而明台也适时地说道。

    “还是大姐心疼我。”

    可明镜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明台有些破防了,只听得明镜笑着说道。

    “明台不过你也老大不小了,书可以不读,但你得长个好姑娘家才行。”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明台好悬没讲手上拿着的筷子都给弄掉了。

    怎么隔了这么久没见,自己的大姐怎么还是没有放弃这个年夜饭保留节目啊。

    他可不知道自己的大姐到底是去哪?他只以为自己的大姐真的只是因为“肖途”那个家伙的逼迫而不顺心去法国打理他们明氏的香水生意而已。

    不过面对这个要求,明台自然还是耍起了自己熟练的招数。

    只听得他有些撒娇一般对着明镜说道。

    “大姐,我现在还年轻,要不再晚几年吧!好不好?”

    可惜以前他无往不利的招数这次却失效了,只听得明镜当即便板起了脸说道。

    “以前你哪次不是说再晚几年,要是别人家,你这么大,孩子都不小了的。”

    而明台还是依旧见招拆招,只见他看了看明楼说道。

    “那大哥呢?阿城哥呢?还有大姐你不都……”

    可他这句话还没说完,那边还在喝汤的明楼先是一噎,然后重重地咳了一声。

    而这时明台也发觉自己有些口不择言了,毕竟就在前不久他才和“惠子小姐”相见,现在自己的大姐就要逼着他去相亲。

    在家人面前人本来就容易藏不住自己的情绪,特别是明台如今这个状态。

    而明台停住了话头,明镜还是细声地说道。

    “明台,我们和你的情况不一样,反正我就一句话,过几天你得给我去见一个人,不需要你干其他的,就见一面,行不行?”

    对于这个弟弟她是真操碎了心,乃至于自己的亲弟弟明楼她都未曾这样过。

    可谁让明镜和明楼的命都是明台的妈妈救的呢?

    这样的恩情,明镜要是不让明台过得好好的,她的良心是真过不去。

    她就是想看看去延安之前,明台能不能真的定下来一个。

    哪怕只是定下来她也能心安不少。

    可面对明镜这样的劝导,明台还是有些迟疑。

    而明镜见此自然又说道。

    “放心!只是见一面,相信我,那个程小姐和你的经历相似,年龄也相仿,如果你不喜欢,大姐也不会强迫你的!”

    而看着明镜那一副期待的样子,明台也不忍心再拒绝了。

    只听得他又说了一句。

    “真的,只是见一面?”

    而明镜听到明台松口了,自然是连忙回道。

    “对!就见一面。”

    而得到回复的明台也只能点了点头,也正是这个回应让得明镜喜笑颜开,接着又一个劲地给明台夹菜。

    而时不时明楼也会调笑几句明台,然后引得明镜的一些责备,也正是在这样吵吵闹闹地氛围中,这一场年夜饭吃得也算热闹。

    起码在明诚眼里是这样的,他的童年很不好,但今后的日子里有了这些家人们,他才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家的感觉。

    只不过今夜之后,或许一起吃年夜饭或许很难了吧!

    倒不是因为大姐要去“法国”了,而是因为他以后估计得和明家走向“决裂”了。

    毕竟他和明楼如今可都了解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再加上他们一开始的谋划。

    这一场好戏如今也是时候进去高潮了。

    “孤狼”!那个女人倒是给了自己一个不错的代号啊!

    这也是他如今心事重重的原因,只不过明诚更加疑惑的是,他们的上级是怎么知道“孤狼”这件事的呢?

    毕竟就连“孤狼”这个名号都是明诚前不久在76号行动处处长梁仲春口中得知。

    而那位叫“影狼”的长官竟然能在不久之后便将“孤狼”所有的信息以及相应的证据给到了他们的手上。

    乃至于连南田洋子对“孤狼”部署的时间都一清二楚。

    这在明诚眼里真的很神奇了。

    不过想了想一以往关于“影狼”的一些功勋,明诚也知道“影狼”这个人应该在东瀛方面有着夸张的消息渠道。

    他也懒得去思考这些了,他只是在等着,等着那个“孤狼”来明家。

    然后他按着计划再好好地利用一下自己这个所谓的“母亲”,也算是她的赎罪了吧!

    也正是在明诚在思考着这些时。

    餐桌上的明台貌似又开始了自己的试探,只听得他对着明镜说道。

    “大姐,我好久都没有听过大哥唱戏了!”

    而对于难得回来的明台,明镜自然对明楼说道。

    “要不你来一段,就一小段,毕竟一年一次,就当唱给我听了。”

    而此时的明楼也很无奈,对于明台这小子再三试探,是真没被打过吧!

    不过想了想怕是自己的大姐也想着试一试自己,明楼也没推辞,想着如今大姐也要去延安了,他也确实可以表露一点东西了。

    所以明楼说道。

    “那就来一首,大姐想听什么?”

    而明台直接说道。

    “我想听苏武牧羊,毕竟得忆苦思甜嘛,来之不易才知道珍惜嘛!”

    而听到这个戏名,明楼自然得表示自己的“不情愿”,然后在明镜的要求下。

    他自然来到了餐桌前,让明城拉起了二胡,而他开始唱道。

    “卫兄把话讲差了,男儿志气当自强……”

    在这样的戏曲中,看着明楼的神态,无论是明镜还是明台都在审视着明楼。

    好似从明楼的一些动作和神态中他们好似看出了什么一样。

    从小到大相处这么久,他们对明楼都是了解的,所以有些东西他们自然是感受得到的,只是明楼真实的身份,他们依旧不知道罢了。

    但是这一曲后,明楼的真心他们却能感受到了。

    也正是在悠扬地戏腔之中,他们别墅的大门突然开了。

    一个身着朴素的中年女人进了门,先是对着明镜叫了一句。

    “大小姐!”

    然后才对着一脸“震惊”的明诚喊到。

    “阿诚!”

    她没有看到的是,在她含情脉脉地看着明诚时,一边别过头的明楼与明诚眼神的交接以及明楼眼中的那一丝乐意。

    毕竟接下来他们的“大戏”又要开罗了,只是不知道南田接不接得住这一场戏。

 (http://www.bxwx999.com/novel/lrYh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