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张若尘池瑶万古神帝 > 第三千五百三十一章 帝祖神君和无为

第三千五百三十一章 帝祖神君和无为

  荒古废城从荒古一直保留到今世也没有毁掉,更有一代又一代的至强,在城中修补阵法,镇压黑暗之渊的诡兽。可见,这座城的重要性!

  天姥在荒古废城,一呆就是数十万年。因为她,哪怕天庭、地狱最动荡的时候,黑暗之渊也没有乱。

  如今天姥离开,荒月被吞,这座自古长存的城池,通往真实世界的关隘,已是岌岌可危。

  若让诡兽占据荒古废城,继而杀出黑暗之渊,后果不堪想象。

  帝祖神君神色沉重,道:“此事,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不过,地狱界有两位排名前列的诸天在黑暗之渊……”

  张若尘能看出,他对地狱界的两位诸天缺乏信任,否则神情就不会这么沉重了!

  张若尘平静的道:“九死异天皇不会无动于衷的,若让诡兽逃出去,第一个倒霉的就是黑暗神殿。他的多年经营,将毁于一旦。”

  “至于凤天……她应该会有所行动。”

  帝祖神君哼了一声:“就怕这二位,没有天姥那样守卫天下的责任和担当。真到凶险时刻,九死异天皇和黑暗神殿的诸神,多半会撤离。”

  “倒是有这个可能性。”

  张若尘困惑,疑道:“诡兽杀出黑暗之渊,地狱界必定首尾难顾,对天庭岂不是好事?”

  帝祖神君摇头,眼中带有浓厚的忌惮神色,道:“看来你并不了解诡兽的强大!从古至今,不知多少诸天进入黑暗之渊,但,一旦出了荒古废城,向西而去,大多都是一去不复返。包括当年能与天尊叫板的印雪天!”

  “天姥能够镇压诡兽这么多年,我认为,肯定是借了城中自古留存下来的阵法,其中包括始祖的手段。”

  “总之,荒古废城被占据,倒霉的,绝不会只有地狱界。”

  “若尘或许认为本君虚伪,认为本君想得太远。但,修为达到我们这个高度,不知消耗了多少资源,不知寄托了多少人的希望,在天崩地裂面前,也就绝对不能只考虑自己。”

  “本君立志要踏平地狱界,灭十族,断三途河。但这样做的目的,乃是还世间以太平,造人间之盛世。而不是眼看诡兽将冲出黑暗之渊,却不理会,这是置人间以乱世!”

  张若尘道:“在神君眼中,诡兽比地狱界还要可怕?”

  “本君知晓一些隐秘,但没有去过黑暗之渊深处,不敢妄下结论。”

  帝祖神君望向西方天空快速移动的金色霞光,道:“若酆都大帝还在,若没有量组织和古之强者祸乱天下,本君倒是很希望诡兽冲出黑暗之渊,削弱地狱界的实力。”

  张若尘心中震撼,帝祖神君这是在担心,地狱界失去了荒古废城,会挡不住诡兽?

  有这么夸张吗?

  “宇宙第一禁土,从荒古以来,历代始祖都平不了的地方,当世诸天都不敢踏足的地方。谁知蕴藏了多少恐怖?”

  帝祖神君唤出龙鳞战戟,双目像两颗火球一般燃烧起来,道:“本君就不陪你去朝天阙了!”

  “嗷!”

  龙吟声响彻荒古废城。

  帝祖神君脚踩九条金龙,携带十万里神霞,战意充沛,直向诡兽大军飞去。

  张若尘看着远去的那片神芒,心中不禁佩服。

  明是非,眼界高远,明知超出自己的能力范围,却毅然决然杀过去,这等风采和魄力,绝对可称当世雄杰。

  这就是皇道大世界的第一人!

  张若尘小心谨慎,避开阵法铭纹和错乱空间,沿尸血海洋疾行。

  大概行了一万多里。

  前方,尸血海洋和陆地相交的位置,出现一片腐蚀性极强的黑色云雾,奇幻光彩在里面流动。

  此处,有九死异天皇的气息残留。

  黑色云雾后方,有一处碗口大小的阵法窟窿。

  但,阵法铭纹在急速流动,不断修复窟窿,破口越来越小。

  别的地方,张若尘已经试探过,哪怕只是投一枚石子进入尸血海洋,都会激起青色的弑神光焰,能够融化乾坤无量境界神王神尊的神躯。

  “唰!”

  张若尘身形缩小到米粒大小,飞入阵法窟窿。

  这座尸血海洋,显然是荒古废城中的一处重地,阵法不止一座,每下沉数十米,就有古老的阵纹出现。

  幸好,九死异天皇提前来过,打开了一条路。

  片刻后,张若尘顺着九死异天皇残留的气息,落到尸血海洋底部。

  这里极为昏暗,张若尘要激发真理神目,才能看清环境。

  一具具比山体还巨大的骨骸,沉在水中,大半都被泥土覆盖,也不知是属于妖族神灵,还是传说中太古生灵的骨骼。

  前方,是一道数百丈高的青灰色石门。

  门上,长满苔藓,刻有古老的文字。

  很斑驳,文字无法辨认。

  “谁?”

  张若尘吃惊的发现,门前站有一道人形黑影。

  不是人,就是一个影子。

  那黑影豁然转身,一袖抽出,顿时,浩荡的黑暗之力无声无息向张若尘压来。

  如夜幕降临,阴寒刺骨。

  张若尘只感觉身体像是要融化,变成黑暗的一部分。

  “破!”

  张若尘精神意志何等坚定,破去心中杂念,太阳“幻灭星海”显化出来。

  星海中,一颗颗星球,飞射出强劲的光明之力,将黑暗洞穿。

  那个黑色人影,亦被撕裂。

  “不好!”

  用力过猛,光明之力触动了周围的古老禁制。

  “哗!哗!哗……”

  地底,石门上,尸血海洋中,一座座阵法浮现出来。

  其中一些阵法,甚至携带始祖神气。

  张若尘想也不想,立即唤出地鼎,跳了进去。

  “轰隆隆!”

  阵法中,飞出的毁灭力量,将地鼎打得接连反转。

  声音巨大,像是铜钟被不断撞响。

  持续了上百击,阵法才停下。

  张若尘从地鼎中飞出,落在地面,脑袋嗡嗡的,有些站不稳,险些摔倒。

  幸好他炼化了许多通天神丹,肉身强横。换做别的神灵,就算躲在地鼎里面,也会被镇死。

  张若尘长长吐出一口气,恢复过来后,继而,来到先前那道人形黑影站立的位置。

  在地上,发现两个呈“人”字排列的脚印。

  脚印中,有黑暗之气和不灭神纹在流动。

  “好厉害的九死异天皇,留下的两个脚印,都有非同一般的威能。”

  张若尘轻轻摇头,心中感叹不灭无量的可怕。

  自己乾坤无量的修为,在他们面前,的确还远远不够看。

  张若尘来到石门下,手掌将石门上的苔藓抹去,下面被岁月腐蚀的痕迹,显现出来。

  在这一刻,张若尘仿佛能跨越时空,看见亿万年前,练气士最鼎盛的时期,他们羽扇纶巾、御剑飞天的画面。能看见,一位位白衣修士,仙风道骨,从此门进入,在谈论天道和世间哲理。

  “俱往矣,任何一个伟大的文明,都终将被岁月掩埋。”

  感慨后,张若尘迈步进入石门。

  一道危险气息急速靠近!

  张若尘没有任何思考,直接释放太极四象图景。

  少阳神山,向危险靠近过来的地方,撞击过去。

  “轰!”

  十八丈外,一尊九丈六尺高的金身神佛,被神山撞飞。

  谷</span>那尊金身神佛在地上退行百丈,化解了冲击力,继而,唤出一座本源神塔,挥手打出去。

  神塔在半空旋转,扭曲空间。

  张若尘心念一动,神山上,数十万柄战剑飞出,化为剑雨前赴后继的撞击在本源神塔上。神塔距离张若尘还有十八丈,就被击穿,化为一片白色的本源微粒光点。

  “不打了,算你厉害。”

  那尊九丈六尺高的金身神魔,收回所有本源微粒光点,身体快速缩小,变成正常人类大小。

  正是多年不见的阎无神。

  数十万柄战剑,停在阎无神身前,静止不动。

  张若尘身形笔直,背负双手,道:“回来!”

  万剑归巢,飞入神山。

  继而,太极四象图景消失于无形。

  张若尘笑道:“无神兄好厉害的修行速度,竟已悄悄达至无量境。”

  “还得多亏了你的通天神丹。”

  阎无神长发披散,坦胸露乳,胸腹间,充满线条美感和阳刚之气的肌肉,尚且散发淡淡的金芒。

  那挺拔的鼻梁,深邃如炬的双目,刚毅且棱角分明的面容,对天下任何女子都有极大的吸引力。

  与张若尘时而儒雅温润,时而风流洒脱,时而忧郁深沉的气质,是截然不同。阎无神的身上,更有一种霸道凌厉,亦正亦邪的狂放豪气。五⑧16○.com

  张若尘道:“可别这般打趣,一枚通天神丹,哪能造就出一位绝代神尊?”

  阎无神只是站在那里,就有一种虎踞山林的威势,哈哈大笑:“那又如何?刚才交手,我就看出来了,你至少比我高了两个境界。”

  张若尘摆手,道:“我不一样,我可是掌握着日晷。”

  “你又怎知,我没有掌握堪比日晷,甚至超越日晷的宝物?”阎无神反问一句。

  张若尘道:“你得到了宙鼎?”

  阎无神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道:“你的机缘是日晷,是地鼎,来自于时间和本源,无极神道走的是偏向道家道法自然的路。而我修炼的六道轮回,机缘在这座朝天阙中,走的是偏向练气士的另一条修炼之路。”

  张若尘很清楚,这种隐秘不能继续追问,道:“你在朝天阙,修炼多少年了?”

  “荒古废城就已经暗无天日,让人忘了岁月。这尸血海洋下面,时空十分混乱,我也不知外面到底过去了多少年。有十万年了吗?”阎无神问道。

  张若尘轻轻摇头,道:“见过九死异天皇没有?”

  阎无神的脸色,立即变得凝重,道:“很久之前,感应到过他的气息。这朝天阙中,有五楼十二殿,九死异天皇到清虚殿外,就离开了,没有继续深入。”

  “为何他只到清虚殿就走了?”张若尘问道。

  “跟我来,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朝天阙中,有许多古人留下的杀伐手段,沿着我的脚印走,千万别走错了!”

  阎无神在前面带路,一边道:“每一次都大人物闯进来,我都只能向朝天阙的深处藏。幸好,我修炼的道,契合练气士,找到了一条安全的通行路。别的那些修士,修为再强,想要强闯,都必然付出代价。朝天阙里面的水很深,我在这里待了不知多少年,也只知十之一二。”

  不多时,二人已来到清虚殿外。

  清虚殿早已残破,墙壁多处倒塌,牌匾斜挂。

  但昔日铸炼这座殿所用的材质非凡,墙体散发紫色光华,牌匾上的字有无穷道蕴,就连地上的瓦砾都似金似玉。

  “惜命者,到此止步。”

  张若尘目望清虚殿的大门,在门上,看到了这七个字。

  “这是大尊留下的字!”

  张若尘心中微惊,敢断定自己不会认错,不仅字迹吻合,每一笔蕴含的气势和神威,至今亦给人万法齐来的感觉。

  阎无神恍然,道:“难怪九死异天皇看到这七个字就走了,原来是被大尊吓退。”

  张若尘眼神古怪,道:“你为何没有被这七个字吓退?”

  “我虽觉得这七个字,绝非出自凡人之手,但,并不知道是大尊的手笔。”

  阎无神脸上尽是精彩的笑容,又道:“再说,我是无论如何,都要夺取练气士留下的机缘,参悟六道轮回。进入朝天阙,就已经做好死在这里的打算,不算惜命者吧?”

  “那的确不算。”

  张若尘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对了,你是怎么闯过阵法,进入朝天阙的?”

  阎无神道:“我来的时候,阵法有一处缺口,从缺口处进来的。”

  “有人比九死异天皇更早进入朝天阙?”张若尘道。

  阎无神看了一眼门上的七个字,继而,迈步走进清虚殿。

  大殿中,有着一口熟悉的古井。

  正是张若尘上一次进入荒古废城,在七十二魔神石柱下,见到的那口古井。若无意外,优昙婆罗花就生长在古井中。

  可是,古井现在却空空如也。

  阎无神道:“你别看我,我来的时候,优昙婆罗花就已经被取走。很显然,那位闯入者,目的很明确,进入朝天阙,就是为了优昙婆罗花。”

  张若尘眼神一凝,缓缓蹲下身,看向地面的白色沙粒。

  阎无神道:“发现了什么?”

  “湮灭的空间!”

  “你说什么?”

  张若尘不再多做解释,手指向下指去。

  指尖,涌出一缕缕空间规则,涌入其中一粒白色沙子。

  白色沙子不断膨胀,但由固态,快速虚化。

  “轰!”

  片刻后,空间剧烈一震,清虚殿的殿内空间变大了一倍。

  阎无神眼中放光,道:“有点意思,我就说,清虚殿比另外十一殿小了许多,原来有部分空间湮灭了,都藏在沙粒中。”

  “一沙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张若尘将这些沙粒,全部还原,清虚殿直接变大十倍。

  可惜,优昙婆罗花没藏在这些沙粒中。

  张若尘问道:“你当年进朝天阙的时候,阵法缺口处的空间,是否是处于虚化状态?”

  “好像是这样。你有线索了?”阎无神道。

  张若尘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取走优昙婆罗花的人,应该来自无间岭。”

  “过三河,穿七岭,走太古平原,方可到达大冥山。”

  这是张若尘在天守台一本专门记载黑暗之渊的古籍看到的话!

  其中,七岭中的无间岭,蕴含破灭时空的可怕力量。

  阎无神显然对黑暗之渊也有一定了解,道:“你要去无间岭?太危险了!诸天前去,也未必能回来。”

  “我有必须前去的理由。”

  张若尘心中还有另一个疑惑。

  要破尸血海洋的阵法,就连帝祖神君都感觉非常危险。

  能够闯到此处的人,修为怕是达到了诸天级。

  对方到底是谁,为何目标如此明确,难道知晓优昙婆罗花就在朝天阙?而且,就在清虚殿中?

  这个人……就算不是印雪天,恐怕也与印雪天有莫大关系。

  “呵呵!”

  殿外,一连串诡异的笑声响起,时远时近,时而悦耳动听,时而恐怖刺耳。

  “就凭你们也敢前往无间岭?当年,你们上界排名前三的一位诸天,都陨落在那里,死得可惨了!”

  张若尘率先一步冲出清虚殿,一指点出,无数剑芒飞出。

  剑中蕴含真理,亦蕴含时间。

  阎无神站在殿中,《死亡天书》从手中扔出,在飞出殿门的瞬间,书册散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化为一片片泛黄的纸片,将殿外的空间定住。



 







为你提供最快的张若尘池瑶万古神帝更新,第三千五百三十三章 惜命者止步免费阅读。  

(http://www.bxwx999.com/novel/iCS0n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