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农女福妻有点甜 > 第559章刺杀

第559章刺杀




“柳儿?”
柳欣鸢没说话,倒是院子里的人先开口了,不是别人,正是沈信,他微微愣一下看着柳欣鸢,没想到她竟然找到了这里。
她没说话,目光艰难的挪移到了陈一发脸上,他被绑起来了,坐在椅子上。
黎浅歌却是在看到柳欣鸢的一瞬间,凶光毕露。
“被看到了。”他声音有些冷,另一只手已经将匕首从长皂靴中拔了出来,反握在手里,横在眼前。
沈信看他这样,立刻拦住,“浅歌。”
他叫了一声,随后轻轻摇了摇头,黎浅歌很显然有些恨铁不成钢,但是也什么都没说,默默的收起匕首了。
“沈信,你为什么绑了陈一发出现在这儿?”柳欣鸢问道,语气同样的痛心疾首。
沈信抿抿嘴,没说话。
“姑娘快离开这儿,这两个人不是好人,就是他们绑架我的。”
一直一言不发的陈一发忽然出声,提醒柳欣鸢赶紧离开,但是柳欣鸢却摇了摇头。
“他不会伤害我的。”柳欣鸢笃定道,随后看着沈信,“我有底气。”
沈信听着这话,有些动摇。
柳欣鸢说他是她的底气,虽然并不可以这么说,但是她的确如此认为,他不得不这样感觉。
“什么底气。”黎浅歌忽然出声,“柳欣鸢,认清自己的地位,不要痴心妄想,你是什么人自己最清楚。”
柳欣鸢紧抿着唇,不说话。
沈信和她认识的不一样,那个爱笑的异域公子黎浅歌也和她印象中不一样。
狐狸和蛇。
她深吸一口气,“黎公子,底气不是对着你的,你管我说什么?”
她现在很不愉快,“我刚刚就已经问过一遍了,你们为什么要绑了陈师傅,究竟是想要干什么?”
沈信回过头去不说话,在逃避这个问题。
“姑娘,他们问我凤……”
陈一发话说一半,就被堵住了嘴,不能继续说下去。
柳欣鸢却在听到凤字时,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
“闭嘴!”沈信凶狠的说道,柳欣鸢摇摇头,“你别凶他这句话,实际上你自己也知道,有些事不能告诉我是不是?”
“凤头钗?”柳欣鸢问这句话的时候,比她自己想象中平静了很多,其实她自己也没想到,竟然能这么平静。
一直惦记着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不论是好是坏,的确是并不重要了。
“对。”沈信见她已经知道,也就破罐子破摔了,“我抓住他就是想知道,凤头钗是什么人做的,最后到了谁手上。”
柳欣鸢不说话,抿了抿嘴。
沈信想知道凤头钗到了谁手上,估计不止是想知道凤头钗现在在哪儿,应该是想知道当初曹贵妃又给了谁。
只不过……
柳欣鸢打量着沈信,她总觉得沈信并不知道这个凤头钗是何人之物,或许皇后骗了他。
她垂眼,不准备给沈信做什么解释。
“此事我已答应了保密,自然不会说出来。”陈一发说着,话语硬气的很,让柳欣鸢有些感动。
沈信紧抿着唇,不知如何是好。
他想对陈一发动手,但是又不知道该如何当着柳欣鸢的面动手。
“阿鸢。”
僵持不下之时,南宫雨辰忽然从门外进来,站到了柳欣鸢身边,随后看向陈一发,没再开口。
柳欣鸢回头看了看南宫雨辰,也没说话。
似乎越来越尴尬了。
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柳欣鸢头疼的想着要怎么避开这一切,可是想来想去,的确是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法子。
实在是让人为难的很。
“罢了。”沈信忽然往后退了几步,从黎浅歌手里拿过匕首,将陈一发身上的绳子割开,“既然问不出来,那我也就不问了。”
他摊开手,笑容又挂到了脸上,“小丫头,你还真是让我惊喜,下次见。”
言罢,转过头准备跃上房顶准备离开。
柳欣鸢也松了口气,心想总算是错过了这个修罗场。
“咻!”
冷箭破空而来,沈信拽了一把黎浅歌,侧身避开这支冷箭,随后纵身一跃回了院子里。
柳欣鸢听到声音,神经立刻紧绷起来。
事情不对劲。
短短几息之间,房顶上出现了一个个蒙着面的黑衣人,手里都提着弯刀,看起来凶狠的很。
柳欣鸢退到南宫雨辰身边,抓住了他的衣摆,低声问道:“这些人是什么人?我感觉并不友好。”
南宫雨辰点了点头,“刺客,这些人是刺客。”
她叹了口气,“真倒霉,这种时候都能碰的到刺客,倒也不知你我谁是香饽饽,竟然被这么多人盯上。”
“这是你们的人?”沈信忽然问道,柳欣鸢奇怪的回过头去看着沈信,“我还没问你呢,不是你把陈一发绑架来的吗?”
沈信抿了抿嘴,“我不知道,这些人我不认识。”
他顿一下,“要是我认识,还能对我放冷箭吗?”
柳欣鸢不说话了,她觉得沈信说的对。
所以这些黑衣人的来历突然之间就变得十分的怪异了。
“咻!”
又一支冷箭,南宫雨辰从腰间抽出软剑一剑劈开了这支箭,目光冷冽,紧紧攥着手里的长剑。
“看来,你们两个得并肩作战了。”柳欣鸢突然笑了退后半步,带着山奈和陈一发躲在了一边。
南宫雨辰紧抿着唇,他其实也没想到竟然有朝一日还能与沈信并肩作战。
黑衣人往前一跃,弯刀对着两人砍了下来,南宫雨辰轻巧的接住这一攻击,随后巧劲儿一挑,将黑衣人的弯刀挑到了地上。
随后眸子眨也不眨的抹了脖子。
柳欣鸢站在一边看着,心里有些惊,但是想到他生存的环境,顿时有些理解了。
毕竟也是从那样的环境中长了起来,心性还能如此已是不易。
她走神时,忽然有黑衣人到眼前,她退了半步,南宫雨辰直接捡起长剑穿过黑衣人的胸膛,拦住了黑衣人的行动。
柳欣鸢脸上突然一阵温热,她抬手抹了一把,是血迹。
是刚刚南宫雨辰杀了的这个人的血迹。
眼前黑衣人倒在地上,她目光一寸一寸冷下来,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随后一脚踹开了眼前这个已经没气的黑衣人。
真恶心。
 (http://www.bxwx999.com/novel/hqXgy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