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五绝谱 > 年轻人

年轻人



  看到双方僵持不下,曾伟朝和曾杜君父子二人终于也明白了眼前的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也就是,现在他们曾家父子二人依旧是国主的阶下囚,只不过是现在龙萧冒着生命危险来搭救他们父子而已。
  曾伟朝终于明白过来了一切,他心中满是愧疚的说道:
  “龙萧公子,其实你不必为了我们父子二人这样不顾自己的生命,你放心吧,纵然我们父子二人今天葬身在这里,我们的心已然是忠诚与整个国都,整个白沐国的人民的。”
  面对曾伟朝这个对国家忠心耿耿的老臣,龙萧心中感慨万千,虽然知道自己虽然没有对方的为国为民的那份忠诚,但是依旧深深的为对方这样的爱国,爱戴百姓的宏伟大略感到动容。
  龙萧心中一直以来缺乏的那种东西了,或许说是一直以来在自己的身上,不对应该说是在周围所有人的身上都无法找到的一种东西。
  那就是眼前的曾大人刚才的那种对待国家,对待人民的那种包容,那种爱戴。
  听到了曾大人的慷慨激昂的言辞,更加的令龙萧的心中惭愧难当,他略带愧疚的心情道:
  “曾大人,您这样说的话,就更加的令我无地自容了,我今天既然来了,就一定会让你们父子二人安安全全的离开这里。”
  他愧疚的不是对待曾家的父子二人,愧疚是自己心中一直以来的那份没有像曾大人那样胸怀广大的胸襟。
  没有曾大人那样舍己为人的勇气。
  更加没有曾大人那种追求为人民为国家的广阔胸襟。
  他现在的武功独步天下,他现在的武功一乱群雄,他现在的武功可以说是傲视群雄。
  但是,现在的他还只不过是将自己停留在了私人恩怨上。
  曾伟朝听到了他的话语,更加的感激万分,柔声道:
  “龙萧少侠,你为我曾家所做的一切,我已经铭记在心。”
  一边说话,一边转身躬身给面前的国主行礼道:
  “国主,只要您今天能够放走这位年轻的少侠,我即使将来为了您做牛做马,即便是让我们父子二人现在以死谢罪,我们都在所不惜。”
  一旁的娇儿等人看到他们这样的场面,正的从内心之中感到了一阵来自正义的,来自善良的呼唤,但是现在的她们身不由己,只好静静等待着所有一切的变化。
  此时的龙萧听到曾伟朝曾大人的话语,急忙打断道:
  “曾大人,你现在这样是毫无意义的,他要的东西在我的身上,所以,对于他来说,你们的存在毫无价值,我今天既然有勇气来到了这里,就一定要将你们父子二人安全的带离这里。”
  一旁身为国主的殷再生听到他们二人你来我往的对话,忍不住嗤之以鼻道:
  “哼,行了,你们两个人的谈话可以就此打住,既然大家都是各取所需,我们现在应该好好的谈谈接下来的事情了。”
  说完话的他身体依旧纹丝不动,只不过诡异的声音在空中回荡道:
  “曾伟朝,你应该庆幸你现在还活着,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过,接下来你还能不能够活下去,那就看你能不能够说动面前的这个叫龙萧的年轻人拿出我想要的东西了。”
  其实,刚才看到了国主那样的面容,曾伟朝的心中就早就有了疑心,听到国主现在这样的话语,他的心中更加的肯定了,他将那一双坚定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身为国主的男子。
  他知道接下来的话语会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震惊,但是这句话他不得不说出口,因为这个事情事关重大。
  只见他微微的张开自己那厚厚的双唇道:
  “你……”
  其实,他想说出口的话是你不是国主,但是,在这个样最重要的时刻,在这样关键的时刻,另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话语道:
  “曾大人,我奉劝您还是闭嘴为好,因为你只不过是我和这个叫龙萧的年轻人谈判的筹码而已,所以你不必在这里多言,要不然的话,我将会用我的方式让你闭嘴。”
  说话间,他的身体也并没有做出什么动作,只见一股寒气从国主的他的体内发出,朝着曾伟朝父子二人缓缓飘去。7K妏敩
  瞬间,曾伟朝父子二人仿佛像是定格的两个尸体一般,一动不动。
  现在曾伟朝父子二人的装填,和龙萧身边彭大头的状态一模一样。
  此时,看到这样的情形,龙萧虽然心中怒火中烧,但是也只好隐忍不发,因为从刚才的出手来看,对方的实力也不容小嘘。
  “国主,看来您也绝非是等闲之辈,那我们接下来是不是应该谈谈剩下的事情了。”
  龙萧看到了对方的厉害之处,心中也顿时间有了盘算,最主要的是现在对方还有四个女子在身旁,更何况这里本就是人家的地盘,最好的办法还是智取为上。
  他心中尽量的盘算着,自己现在的筹码就是身上的三块玉佩。
  身为国主的殷再生听到了对方的话语,虽然知道这个年轻人足智多谋,但是现在的他也并没有落得下风。
  他诡异的声音在空中友友飘荡道:
  “年轻人,我和佩服你的勇气和智慧,要是你能够成为我的左膀右臂的话,我一定……”
  “龙萧,你听出来了没有,这个家伙想将你拉拢过去。”
  一旁的梅长君一听对方就知道接下来的话语要说什么,急忙上前提醒龙萧道。
  龙萧又是何等聪明之人,他怎么能够不明白对方的话语是什么意思,只是现在的他不想将矛盾激化,毕竟现在曾家父子的性命还在对方的手里。
  现在的他只能够提醒自己保持着应该有的冷静,龙萧抬了抬头,俊朗的面容依旧如初,冷漠的双眸依旧锐利,他凛然道:
  “废话我不想多说,前面的两个条件你都没有满足我,我让你给我这个朋友解开“傀儡蛊”你并没有做到,我让你放了曾家的父子二人,现在的你也没有做到,我现在已经怀疑你的诚意,你要是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们好像已经没有谈判的必要了,只好鱼死网破了。”、
  说话间,他的浑身早就已经是暗流涌动,真气凝集,随时做好了要动手的打算。
  看到他这样,身为国主的殷再生怎么能够不感到一丝丝的震撼,因为对方的真气明显已经能够令自己感应到。
  最主要的是,对方的真气充满了霸气,充斥着凛然之气,已经将自己的周身陷入一种压迫式的存在。
  诡异的声音再度在空中回荡道:
  “年轻人,果然还是年轻人,你先不要动怒,我刚才说过了,你哪位朋友的“傀儡蛊”需要我得到另外三块玉佩才能欧给他解开,另外的曾家父子现在二人也带过来了,只不过现在三块玉佩的身影我好像一块也没有看到,好像是你食言在先吧。”
  此次身为国主的殷再生想尽量的平复龙萧的心情,因为鱼死网破可不是他想要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还不如放他们就此离开的为好。
  当然,放他们离开只不过是以退为进的最后一条路,现在他可不想就这样轻易的放弃。
  龙萧显然已经没有了耐心和对方在这里耗下去了,愤怒的说道:
  “好,既然你说是我食言在先,既然第一个要求你现在做不到,那接下来你就将我提出的另外两个要求,我保管你一定能够做到的要求一并满足的话,我就将三块玉佩交给你。”
 (http://www.bxwx999.com/novel/gs19Z.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