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火影伪君子 > 第二百零九章 旁门左道 霸气侧漏

第二百零九章 旁门左道 霸气侧漏


 此时,火之都大名府下的地宫。


 地宫犹如一个足球场一般,共有三层。


 最低层布满了各种刑具,中间有一个圆形的台子,台子中间放着一张座椅。


 奈落就坐在这张椅子上,右手站着卫府大首领上空大河,左手站着掌刑大臣山本拓郎。


 台子边缘,十二守护忍盘膝而坐,面向着犯人,将奈落护在中间。


 第二层的看台上,围了一圈的大名府守卫以及大名府培养的死士忍者,皆是盘膝而坐。


 第三层的看台上,则是密密麻麻的卫府下辖卫兵。


 最底层的台子上,掌刑大臣山本拓郎对着本子念道:


 “信夫右郎,收受敌国贿赂,私下倒卖违禁品,犯判国罪,按新律当受千刀万剐之刑。”


 台下跪着一名中年男子,在听到山本拓郎对自己的审判后,当即状若疯魔的求情道:


 “主公!我只是卖了点粮食,没有叛国啊。”


 那人的手疯狂的抖动,更是控制不住自己声音也在颤抖。


 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球周围布满了红血丝,眼眶周围更是有一圈青灰的印记,看起来像是好久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然而闭目假寐的奈落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下一刻,中年男子便被执刑人员给拖到了刑具前绑好。


 “你如此暴虐,你不得好死,火之国迟早葬在你的手上!”


 话音刚落,中年男子便被执刑人员熟练的用铁钳将舌头拔掉,免得乱嚎乱叫吵到尊贵的大名。


 上方的人对此早已习以为常,眼里没有丝毫同情,皆是冷眼相待。


 奈落缓缓睁开双眼,盘膝而坐,双手比出了一个特殊的手势,朝着山本拓郎道:


 “这是最后一个了是吧。”


 山本拓郎当即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俯首道:


 “回主公,这一批的犯人只有这八十六个。”


 奈落轻笑一声,点头道:“看来新律实行的不错,行刑吧。”


 山本拓郎当即起身,朝着行刑人员下令道:“行刑。”


 由于处在地下,地宫内存在的气温更是比地面上低了些许,也不知是从哪里吹过来的凉飕飕的风,竟让不少人打了个寒战。


 随着山本拓郎话音落下,台下的犯人们开始受到惨无人道的酷刑煎熬。


 生猛点的有炮烙、有蛇噬、有下油锅也有千刀万剐。


 温柔点的有滴水刑、也有贴加刑(用湿纸一张一张的贴在人的脸上,直致窒息。)


 “呜呜.....”


 这些犯人无一例外都被拔掉了舌头,只能呜呜的哀嚎挣扎,痛苦不堪。


 只有不甘得眼泪从眼角滑落,落在那冰冷的地上。


 在酷刑的折磨下,犯人们的情绪到达此生有史以来的最顶峰。


 但随着酷刑继续,一个个犯人接连咽气。


 在他们身死的一瞬间,心绪从高昂到死寂,冥冥中溢散出庞大的情绪之力。


 这些情绪之力,优先会被奈落等人吸收。


 一时之间吸不完的,则会被第二层和第三层的人吸收。


 很明显,奈落派人索取了火之寺的仙族之才修炼法后,想到了这种歪门邪道用以修炼仙术。


 在尝到力量的滋味后,奈落推行的新律越发严酷。


 几乎没有了羁押一类的刑罚,只根据罪行的严重程度,来判定犯人需要受何种程度的酷刑。


 半个小时后,奈落感觉到周围的情绪之力荡然无存,这才恋恋不舍的睁开双手。


 伸手握了握拳,脸上浮现出痴迷的神情,喃喃道:“力量总是让人不由沉迷其中。”


 “大空。”


 “属下在。”


 “各国的参赛人选还有谁没到。”


 “启禀主公,只剩木叶选手没到了。”


 奈落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冷色,悠悠道:“还在孤的火车上?”


 上河大空沉声道:“是的,大概明天中午就能到。”


 奈落嘴角闪过一抹阴鸷的笑意道:


 “他怎么说也是代表我火之国出战,你替孤去迎接一下。


 不要失了我大名府的体面。”


 说罢,便盯着台子下面那些受刑的人眯了眯眼睛。


 “遵命。”


 待上河大空走后,奈落双手撑在扶手上,缓缓起身道:“拓郎。”


 山本拓郎当即跪在地上,俯首道:“主公有何吩咐。”


 奈落手指轻敲了敲扶手道:“在新律上面添一条,欺君之罪。”


 山本拓郎沉声道:“不知主公准备给这条罪责安排怎样的刑罚。”


 奈落闻言眉头微皱,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思考良久后嗤笑一声道:


 “一时之间想不到更有趣的酷刑了,你就写个罪无赦吧。”


 “是。”


 翌日,正午时分。


 “铛、铛、铛.....”


 火之都的车站内,一群光着膀子的工人正举着铁锹开辟新的线路。


 “污污~”


 一名工人直起身子,朝着远方汽笛声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辆漆黑色的蒸汽火车正缓缓朝着车站行驶而来,粗略一看,火车的车头似乎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仿若猛兽一般。


 天空中原本晴朗一片,可火车身后的天空却出现了绵延无尽的乌云,仿若一卷深灰色幕布一般,朝着火之都蔓延而来。


 “看来要下雨了。”


 工人不由呢喃了一句。


 “全部回去休息,车站临时戒严。”


 伴随着威严的沉喝声响起,一群身穿制式服装,腰胯长刀的城卫将工人们赶走,把守在车站的各个角落。


 此时,一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骑着棕色骏马在几名随从的带领下,来到了站台。


 中年男子正是宇智波图南曾经在火之都任职时的顶头上司,卫府大首领:上河大空。


 只见上河大空双眼微眯,阴鸷的注视着迎面驶来的火车,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待火车驶进车站还未完全停下时,上河大空便开口朗声道:


 “欢迎木叶中忍宇智波图南前来参加五大国荣誉中忍赛。为火之国荣誉而战。”


 上河大空话音一落,车站里数百的卫兵挺直胸膛,齐声大喝道:“为火之国荣誉而战。”


 “为火之国荣誉而战。”


 “为火之国荣誉而战。”


 .......


 车厢里,宇智波图南耳廓微动,双眼变得猩红,三勾玉缓缓流转。


 视线瞬息间透过跟前的画板、车厢座椅、以及驾驶室,看见了车站的这一幕。


 宇智波图南眼睛下意识眯起,画面被逐渐放大,瞳孔中倒映着上河大空的身姿。


 旋即嘴角微微勾勒,将画板拍在了桌子上,端起余温尚存的茶水轻抿一口,喃喃道:“霸气侧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xs

 

(http://www.bxwx999.com/novel/RyenR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