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雪刀令 > 第147章密道水牢

第147章密道水牢


    深不见底的密道之中,李倾和陈木凉一前一后走着,火折子发出的微弱光芒仅仅只供照亮眼前伸手可见的路,再远一些的,便也就看不见了。

    陈木凉隐隐觉得这条路已经走了很远,而且似乎弯曲得厉害,甚至随着路的深入开始有些露水的潮湿之感。

    她疑惑地伸出手在石壁之上摩擦了一下,指尖竟已是一片水滴。

    “李倾,这里跟刚才进来的地方好像不一样了。你看,我们方才来的时候石壁上很干燥,而这里却有些潮湿和冷的感觉。我们是不是已经走了很远了?”

    陈木凉不确定地问着李倾,眼里皆是不解之意。

    ——到底是何人建造了这地道?看上去还费了不少周章和材料。

    “你的感觉没有错。我刚才一直在判断着方位,如果我的感觉没有错,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皇城的北部。而据我所知,皇城的北部是一片荒郊野岭,怎么着也不会是这种地宫应该有的地方。”

    “真是令人觉得奇怪。”

    李倾亦皱起了眉头,压低了声音说道。

    ——他虽然行军打仗多年,见过的事情听过的传闻也不少,可是从未听说过这漠知洲皇宫底下还有这般一个蜿蜒的密道,简直令人细思极恐。

    “李倾,你觉不觉得女皇一夜之间被囚,也许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陈木凉思索了片刻,仔细看了一眼这些石壁,灵光一闪说道。

    “你看,这些石壁并非很早之前就存在了。之前我们走的那个入口阶梯确实是年代已久,但是走到这儿,你再细看看这些石壁,显然有的还留存有刚凿过的粗糙痕迹。”

    “估摸着应该是赶工太急了还没来得及抹掉这些痕迹。”

    “而且,如果是很早之前便存在的,应该石壁上光滑无比,且在这样潮湿的环境下,应该早就生了苔藓才对。”

    陈木凉指向了石块之间的缝隙摇着头说道:“可是这缝隙之间却只有泥土混合铸造的痕迹,是不是有些奇怪了?”

    李倾经陈木凉这般一提醒,亦锁眉沉思了片刻,缓缓低沉说道:“木凉,有没有一种可能——这地道根本就是为了潜入漠知洲皇宫而建造?并非偶然为之?”

    陈木凉点了点头,缓缓说道:“我也是这般想的。”

    “这入口的位置便在皇宫附近,不排除亦有通道可以直接通道皇宫内部。同时,按照女皇被擒的时间这般迅速来算,怕是这条地道立了不少的功劳。”

    “我估摸着,我们现在走的这条通道,如果按照你所说实在皇城的北部郊区,那么,这应该就是那些潜入皇宫的人作为疏散的一条路径了。”

    “你说的不无道理。”

    李倾亦锁紧了眉头,缓声道了一句:“这般看来,我们很有可能撞上那些人。”

    “正好,探探他们到底是什么来路,就算寡不敌众,也算是打入了敌人内部。”

    陈木凉耸了耸肩,笑着轻松道到。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走在前头的李倾忽然停下了脚步,将耳朵贴在了石壁之上,认真听了一会儿,惊诧地回头对陈木凉道了一句:“是水流声。”

    陈木凉亦眼中一惊,锁紧了眉头低声说道:“这里怎么会有水流声?若是有暗河,也早该灌入这条密道之中了啊……”

    李倾没有回答,只是接过了陈木凉手中的火折子,小心翼翼地朝前走去。

    还没走多远,水流声开始变得十分清晰可辨,令两人不由得相识一惊。

    再走了几步,令两人更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前面的道路忽然变得十分宽敞,足足有十里见方!

    两人潜伏在拐角处,探着身子小心朝着那处宽敞之处望去。

    ——却见那十里见方之处正是一处巨大的水牢!

    水流声正是从这座水牢之中发出。

    水牢的水很深,且很黑,根本看不到到底有多深,也看不到水底有什么,莫名地令人感到一阵深深的恐惧。

    而水牢的正中央插着一副绞架。

    绞架之上的人已是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他歪着脑袋似昏厥了过去,微弱的气息隐约传来,证明他还活着。

    他不断地痛苦说着:“救我……救我……救我……”

    他的声音令陈木凉和李倾再次惊住了。

    陈木凉迟疑了片刻,看向了李倾,试探地问道:“是左仲?”

    李倾沉沉点了点头,眼里掠过了一丝寒凉之色,轻道了一声:“是他没错。”

    “他怎么会在这里?还受这般酷刑?”

    陈木凉不解地问道。

    “不知道。这只有亲自问他才知道了。”

    李倾摇了摇头,轻轻拉了拉陈木凉说道:“我看这水牢诡异的很,左仲也是咎由自取居多。这闲事儿,我们还是不要管了。”

    陈木凉犹豫了片刻,轻轻点了点头道了一句:“好。”

    李倾见陈木凉答应了,猫着身子带着她贴着墙壁往前走去,不敢发出什么声响,亦不敢触碰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陈木凉亦十分配合李倾,始终都摒住了呼吸往前走着。

    正当他们走到一半之时,绞架之上的左仲却看到了水面上有人影掠过,他似看到了希望一般猛地惊醒了过来。

    当他看到了陈木凉和李倾的时候,他疯了一般地挣扎着,苦苦哀求道:“求求你们,救救我!我不想死在这儿!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们!!!”

    他的声音里带着哭腔,从未有过的狼狈出现在了他往日骄傲的面容之上,令陈木凉不由得唏嘘。

    李倾停住了脚步,皱眉看了左仲一眼,冷漠地道了一句:“我们现在救不了你,这水牢下面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我们不是朋友,而是敌人,没有必要救你。”

    左仲的眼里掠过了疯狂的失落,他咬紧了带血的唇,狠狠地看向了李倾,冷笑着说道:“你们以为,你们走到这里,还能出去吗?”

    “你仔细看看这四周,哪里还有什么出路?”

    陈木凉的心一沉,迅速环顾了一下四周,竟然发现真的如他所说,就算他们摸索着走到了尽头,也不过是绕着这水牢走了一圈而已!

    “李倾,我们折回去吧?”

    “折回去?哈哈哈哈——陈木凉,你太天真了。”

    左仲同样冷漠地发出了一阵刺耳的笑声,恶狠狠地道了一句:“你以为,我当初没有想着要折回去吗?嗯?”

 (http://www.bxwx999.com/novel/LHDAd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