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修真奇行录 > 600中洲尽传9幽声无人不晓林三名

600中洲尽传9幽声无人不晓林三名




  林三等人击败桓郗诸位大能,九幽大军也大举获胜,桓郗大军只有两成逃脱,其他全都葬生战场。林三下令不用追赶残兵,九幽大军修养疗伤。
  郗瑞天、桓灵宝带领残兵飞速逃离,连密水城都不敢停留,知道逃到邯山大营才定下,二位大能望见原本浩荡大军如今只剩下残兵败将,不由得仰天长叹:“我桓郗二阀乃中洲豪门,大能无数,豪杰遍地,为何今日落到了这个地步呀!天对我桓郗何薄!”
  而桓郗二阀大军惨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中洲,引得无数修士震惊,众人都以为九幽之前战胜桓郗乃是凭借运气、诡计以及桓郗二阀没有使出全力,以为此次桓郗二代嫡子统帅,手下大能无数,定然能一举击溃九幽,谁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结局。整个中洲大地都再谈论着九幽、冬鬼、林三!
  正是金龙破水而出日,扰动风云天下知!
  在中洲七阀中,对于九幽、林三的态度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时没有人再将九幽看作是新生势力、东北野族,也没有人再将林三看作是小辈、新手,此时的九幽和林三虽然无法比肩“王、谢、郗、庾”前四阀,但完全能够和“桓、温、陶”后三阀平起平坐了!
  七大门阀中有人喜,有人忧,有人警惕,有人观望。但无一例外,在他们心中,都牢牢记住了九幽和林三的名字。
  九幽灵地处,林三、冬鬼已将众九幽修士安排妥当,休养疗伤,谨慎守卫,经历了惨烈大战的九幽修士,虽然死伤惨重,但留下来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只要假以时日,九幽的力量将会成长到极为恐怖的程度!
  这日,林三、冬鬼高坐大堂,下面群英荟萃,左侧是袁无舌等十名恶鬼,右侧是孙无空、秦晴、白烈风三妖、隐宗弟子,三部主由于仍在九幽南境防守,因此不在场。众人商谈大战之后的策略。
  林三道:“此次我等九幽修士誓死守卫,擒下桓郗五名炼虚大能,斩杀桓郗修士无数,让桓郗二代嫡子落荒而逃,可以说是将他们二阀的士气大大击碎!这都是在场诸位的苦功,都是我九幽无畏修士的鲜血换来!正是天佑我九幽,天道在我!”
  众修士都齐声高呼道:“天佑九幽!天道在我!”
  众人激情澎湃,发泄心中的喜悦,不仅仅是中洲其他势力没想到九幽能获胜,就连九幽修士自己也都心怀忐忑,全都是抱着必死决心守卫家园,此番大败桓郗,正是心中万种激动狂涌,呼喊声震动天地。
  激动喊声持续许久才停下,林三微笑道:“如今桓郗大军惨败而退,诸位对于接下来的局势有什么看法?今日尽管畅所欲言!”
  包无毒首先站出来道:“林爷,属下以为此次桓郗虽然惨败,但有可能再卷土重来,我等仍不能放松。我建议应兴动大军,将那密水城占据了,然后在周围驻军,以进一步压制桓郗势力。”
  林三微微点头,问道:“其他人怎么看?”
  何无魄出列道:“属下以为,此次桓郗惨败,短期内不会再攻来!”
  林三问道:“为何?”
  何无魄道:“我有两个理由。第一,桓郗二阀和我九幽两次大战,两次惨败,尤其是这次,连二阀的嫡子都险些被擒住,损失不可谓不惨重!二阀虽然是传承久远,实力雄厚,但也不是无穷无尽,他们可以挥霍的力量恐怕也到了底线,若再打下去,桓郗二阀的根基恐怕要有所动摇!”
  何无魄又道:“第二,桓郗二阀当初攻打我九幽,乃是防止我九幽起势。而桓郗二阀此次落败,已经丧失了将我九幽完全击溃的机会,如今我九幽越打越强,越战越猛,气候已成!以后无论再来多少次,都无法灭我九幽!桓郗二阀的阀主不是庸才,自然知道这个道理。说到底双方并没有不共戴天之仇,如今我九幽势不可挡,他们再兴动大军便没有任何意义!因此我认为桓郗二阀不会再起兵!”
  何无魄一番话说得众人频频点头,林三道:“何无魄说的有理。之前我将桓郗两名嫡子放走也是这个考虑。中洲七阀传承久远,凭我九幽新起之势力想掀翻他们实在是不可能。因此我九幽最重要的是修养发展,积蓄力量,凭我九幽灵瑞之地、英豪之才、勇猛之心,假以时日,超过中洲七阀绝对不成问题!”
  “因此如今最关键之处,便是我让我九幽有一个安稳的外部环境。桓郗二嫡子身份非同一般,若是擒住他们,便相当于对着桓郗二阀所有修士的脸上扇了耳光,便是和桓郗二阀完全撕破脸,到时候桓郗二阀非要倾尽力量攻打我九幽雪耻不可,这岂是我等想看到的局面?如今放了二嫡子离去,正给了桓郗台阶下,二阀阀主都是精明大能,自然明白我的意思。”
  众人纷纷解除了心头疑惑,拱手道:“林爷英明。”
  冬鬼也点头道:“林三确实说的不错。如今我九幽初立,正是当少树敌,深修养。桓郗二阀虽然可恨,但如今并不是和他们拼命的时候。”
  冬鬼接着道:“如今九幽西境桓郗大军已退,九幽北境与妖族结为同盟,只剩下南境还不稳定。我九幽南接王谢二阀,这二阀为中洲七阀之首,恐怖之处远远强过桓郗,如今谢阀驻军虎视眈眈,王阀虽然没有兴兵,但我等不知其真正意图,万一突然发动,我九幽恐怕难以抵挡。林三,你怎么看?”
  林三微笑道:“诸位如何看?”
  袁无舌出列道:“王谢二阀威势滔天,胜过桓郗百倍,若兴兵攻我九幽,讲实话,我等没有胜算。不过,我九幽向来和王谢没有过节,可以说是秋毫无犯。而且林爷又身为王阀义子,结交王谢子弟众多,属下以为此事当以林爷出马,交好王谢为上。”
  孙无空也笑道:“哥哥,梦之兄是我们兄弟,谢蜂兄也与我们交好,当初我们饮酒王阀,做客谢阀,何等欢乐?哥哥何不凭此关系,前往王谢,陈说情义,交好二阀?”
  林三点头:“诸位说的有理,不过此事关乎中洲大局、九幽大势,我还要问过一人。”说着伸手向大堂后面道:“庾星老弟请出!”
  从大堂帷幕后走出一个翩翩俊公子,白衣白衫,俊雅风流,不言不语,自有一股贵气,双目如星,天生一身灵瑞。虽出豪门,但谦逊不高傲;身份尊崇,但真诚不虚伪。好似灵芝生玉山,真如仙泉落幽谷,正是庾阀庾星。
  庾星上堂,对众人弯腰行礼,笑道:“小弟庾星有幸到九幽宝地,诸位道友有礼了。”
  众人一见庾星,不禁心头赞叹道:“好风采!”
  林三笑着请庾星落座,介绍道:“庾星老弟乃是我在王阀之时的故交,曾救过我的性命,此次对战桓郗,他也出了大力,诸位正好见见,以后便是自己兄弟了。”
  袁无舌立即大笑道:“哈哈哈!我认出了,原来在战场上以玉钟、紫金葫芦布下大阵,阻挡桓郗大军的白衣人便是你!多亏兄弟你!不然我九幽大军绝对撑不到最后!”
  众人这才认出原来战场上为九幽大军解围的白衣修士便是眼前这个俊俏少年,纷纷拱手道谢。
  庾星还礼道:“自是应该。”
  秦晴却有喜有怒,笑道:“我才知道当初的姚星便是现在的庾星!星公子可骗人骗得好惨!”
  庾星不禁脸红,拱手道:“晴儿小姐说笑了,当初化名姚星实在是有难言之隐,不是我有心欺瞒。我在此向小姐赔礼了。”
  林三忙道:“晴儿,此事其中确实有隐情,当初我等相处时间不短,难道晴儿不知道他的为人吗?其中隐情待我以后再与你细说。”
  秦晴见林三说话,立即便消了怒气,笑道:“不管是姚星还是庾星,只要星公子不忘当初情义,叫什么名字又有什么相干?”
  庾星笑道:“当年我等游湖玩乐之景犹在眼前,晴儿小姐歌声犹在耳边,我是常常怀念呀。”
  林三笑道:“好,贤弟先少叙旧情,此番还有大事商量。贤弟知道,我等九幽修士都是外来,说到底对于中洲局势,尤其是对于中洲七阀之间的关系知之甚少,纵然有万般计策,也难能决断。贤弟你出身庾阀,乃是世家子弟,对于中洲七阀事情比我们知道的多。关于王谢之事,你怎么看?”
  众人这才知道这庾星身份,纷纷暗道:“原来是庾阀子弟,怪不得有如此风采。说到王谢、中洲七阀关系,我等毕竟是门外汉,且听他怎么说。”
  庾星拱手道:“既然哥哥如此看重我,我便直言了,若有冒犯,还望哥哥不要怪罪。”
  林三笑道:“贤弟尽管说便是。”
  庾星道:“要我说,王谢二阀并没有将九幽看在眼里!”
  

 (http://www.bxwx999.com/novel/8JTOg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xwx999.com。笔下文学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bxwx999.com/